九十年代,大陆影视剧并没有如今这么多姿多彩,一度风靡全国的是港片。其中有我们现在依旧津津乐道的周星驰电影,那种无厘头的诙谐幽默是八零后、九零后难以忘记的青春回忆。

在港产电影中可以与之并肩的应该要数“古惑仔”系列电影了。虽然电影中不乏暴力场景,但是还是传递了很多兄弟情谊,更是留下了很多经典台词。

也许很多小伙伴不禁思考,香港真的是那样的吗?到处是“混混”、遍地是“帮派”,连警察对他们都要礼让三分?

影视剧情节自然来源于生活,但是却高于生活。回归之前的香港确实有“四大黑帮”家族。但是,在香港回归之后,他们却渐渐地失去了“生长的土壤”。在国家的法律制度之下,涉黑势力无处遁形。

香港黑帮多是起源于还在英国殖民地时期,英国对于香港这个殖民地的管理十分松散。

香港距离英国本土政府很远,而且当时的香港经济各方面发展迅速,很多人都想在香港分得“一杯羹”,这就形成了香港黑帮四大家族——“新义安”、“14K”,“和胜和”还有“义群”。

那个时期的香港鱼龙混杂,有本地人、有外来人还有外国人,制度宽松,普通民众有事情求告无门。也许,这些人一开始只是抱团取暖,但是最终却走上了歪门邪路。

香港黑帮组织势力最强的要数“新义安”,这是一个国际性质的黑社会组织。“新义安”的活动范围不止在香港地区,在东南亚、加拿大、美国等海外多地也有频繁的活动,更与东南亚的私会堂和美国华青帮等组织有合作关系。

“新义安”是1947年向前在香港创立的黑社会组织,它的前身是1866年由潮汕人在广州一带设立的“万安帮”。

但是,“万安帮”在1919年分裂,其中一支“以安帮”在1921年来到香港注册了“义安工商总会”。

1947年,“义安工商总会”因参与三合会活动被注销。同年,创始人向前将其一分为二,改名“新安公司”和“永安公司”,再次组织起了“新义安”。这个向前出身军队,很有手腕,他就是我们熟知的向华强的父亲。

1953年,向前被英港政府递解出境,“新义安”在香港的组织则被向前的儿子分别接手。向华强因为没有参与涉黑活动,成立了永盛电影公司,又投身演员行业,所以依靠“新义安”的背景捧红了一批当年香港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

“新义安”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迅速发展壮大,成员近10万人,成功挤掉了“14K”的黑帮龙头地位。当时香港的各行各业均有“新义安”成员插手干预。

1949年,葛肇煌在香港创立了“14K”,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是香港最大的涉黑组织,前身是1947年的“洪发山忠义堂”。

1956年,“14K”在香港地区组织庆祝“双十节”,当地政府制止时,“14K”成员与之发生冲突。

随后“14K”成员制造骚乱,趁机发动“双十暴动”,当时的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导致400人死亡,直接及间接经济损失高达3000万美元。

1997年,“14K”成员在澳门当街枪战,又炸毁警察司司长座驾。随后,葛肇煌被驱逐出境,到北美安家。葛肇煌去世后,各龙头各自为政。

“和胜和”算是成立最早的黑社会组织,源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来港务工的外乡人组成,起初是个类似于“同乡会”的组织。1884年成立堂口注册了“和合图”,这就是“和胜和”的前身。

1909年端午节前后,26个小堂口聚集成“和胜和”。1925年借助省港大罢工之机再次壮大,1930年“和胜和”彻底脱离和合图。

虽然“和胜和”成员众多,但是因为内部不甚安定,又在“新义安”和“14K”的夹击下,一直也没有发展壮大起来。

最后要说的“义群”,她在这一众黑帮势力中可谓不值一提。头领吴锡豪于上个世界六十年代移居香港,开始从事赌博、制毒、贩毒的行当,这时其他三家黑帮已经形成气候。

但是,吴锡豪十分懂得变通,在七十年代贿赂香港警方,以制毒贩毒打开门路,不断壮大成立了“义群”。

但是因为香港成立廉政公署,1973年吴锡豪被捕入狱,1991死于肝癌。吴锡豪死后,“义群”迅速衰落,到八九十年代社团成员只剩千人。

香港的蓬勃发展无疑给当时的港英政府和英国本土政府带去了不少的利益,但是日益兴盛的香港黑帮势力也动了当局的“奶酪”。既然牵涉到利益,港英政府就不会坐视不管。

在这样的背景下,1957年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Organized Crime and Triad Bureau)正式成立,严重的、有组织的涉黑活动都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重点打击香港地区的三合会罪行,这就是后来被我们熟知的“O记”。

“O记”成立之后,先后对香港的黑帮组织进行了多次清洗和打击。但不知是因为力度不够,还是对殖民地的管理不上心。

这几波连续打击之后,香港的涉黑组织集团并没有被彻底清理干净。有些人选择蛰伏下来再伺机而动,有些人选着用一些体面的工作来掩盖涉黑的实质。

在躲避过了“O记”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之后,他们再次死灰复燃、横行香港,并开始适应了新的生存法则,贿赂警察、勾连利益,把自己的涉黑组织与警察局形成利益共同体,再一次迎来香港黑帮的复兴发展。

再一次复兴的香港黑帮组织不再满足于开赌场、开舞厅、收保护费等蝇头小利,开始把眼光放到了国际市场上,开启了走私军火、毒品等“国际贸易”。

“O记”的成立不但没有彻底清除香港涉黑势力,更是让他们“扩大了经营”,为彻底断绝相通,当局在1974年成立了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不隶属于任何当局政府,只向政府最高首长负责,打击贪污、维护正义,就是我们俗称的“ICAC”。

在“O记”和“ICAC”双管齐下的背景下,香港的警察贪污有所收敛,涉黑社团活动和势力也被短暂的遏制。

香港在这短暂的安宁之后,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它脱离了英国的殖民地身份,即将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老百姓在政府和黑帮势力的双向压迫下惶惶不可终日,期盼早日回归,祖国政府能够治理香港治安。

历史从不以某个人的意志所转移。1997年7月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中国恢复对香港的行使主权,对香港开始全面管制。

中国虽然允许了香港特区政府的高度自治,同时也表明了绝不容忍外方势力干涉香港的政治改革。继续沿用了当初设立的“O记”和“ICAC”,并开始两岸三地警方协同一体严厉打击黑社会势力。

“亲妈”管教“儿子”可绝不手软,回家后的香港平稳的适应了国法家规。面对中国“亲妈”的严明法律、赏罚分明的态度,在香港为祸多年的黑帮势力没有了休养生息、伺机而动的机会,只能纷纷改行从事合法行业。

有一些想要打擦边球的黑帮团伙最终也发现,在严明的法律制度之下,没有适合他们生存的土壤。

黑帮的一些上层人员因为原本的社会地位就不低,往来的人也都是有身份的人物,能够洗白自己从事正经行当。

其中不乏还有如向家那样的,家中虽然有涉黑背景,但是自己没有涉足黑帮事务,自然不用担心政府对黑帮势力的打击。

还有不少“古惑仔”,本身就是小混混,看到老大和社团再也保护不了自己,留下来还有可能成为“替罪羔羊”,于是纷纷退出四散、经营生计,这就促使了这些黑帮势力从内部开始瓦解。

香港黑帮的消失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97年回归之后再也没有死灰复燃的机会了。除了以上的那些原因,两岸警方联手打击涉黑势力活动也加速了香港黑帮的消亡。

2002年,据中国新闻网报道,8月7日“新义安”和“14K”两大黑帮成员在香港尖沙咀闹事,起因是为了争夺赌船利益。

警方当即下令通缉涉案的黑帮头目,时任香港警务处副处长李明逵更是公开表示:“对于尚未控制的黑帮势力予以全力打击”。经过警方的全力追捕,两大黑帮势力共计121人被捕归案,其中还包括“14K”的大姐“捞家婆”。

同年8月29日,中国新闻网报道,“新义安”黑社会成员“海鲜霸”陈克庚犯罪团伙被深圳检察院提起公诉。

其九人团伙自1994年至2000年这六年期间,向海鲜档收取保护费高达百万元,并对不从者残忍施暴、致其重伤甚至死亡,人数众多,法不容恕。这在当时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公安部直接挂牌督办。

这一年,两岸警方、政府严厉打击香港涉黑势力。当时的香港法律界人士还表示:现在对待黑帮聚众闹事的法律和量刑都已足够,这都体现了政府的决心。

涉案者和下令的黑帮人物均以“以三合会社团成员身份行事”罪名起诉,初犯者最高判处罚款10万港元和三年监禁,再犯者可以判处罚款25万元和7年监禁。

2010年至2013年之间,“O记”分别完成多次卧底行动,每年都能捕获三合会成员百余人,瓦解了数十个涉黑的偷车集团。并多次联合澳门司法警察局、广东和深圳的公安部门进行了一系列的扫荡行动,给涉黑非法集团予以沉痛的打击。

还曾瓦解了众多庞大的跨境非法外围赌博集团,有效的遏制了涉黑集团的毒品以及其他非法产品的交易。

2014年至2015年,“O记”更是开展了代号为“破壁”和“高峰”的大型超级反三合会行动,成功瓦解了西九龙和新界北的三个涉黑集团。

在香港警方的严厉打击之下,黑社会团体在香港地区再无立足之地。所谓的香港黑帮四大家族无法再像往日般只手遮天,但是还有黑社会背景的人员四处流传,从事跨国、跨境犯罪。两岸的警方对此类犯罪也是零容忍的。

据广州日报报道,在2016年的4月和5月,广东警方和深圳警方就破获了多名有涉黑背景人员的犯罪事实,并移交给香港警方。其中,涉嫌跨境军火交易、跨境毒品交易涉及数额巨大,情节十分严重。

香港因其地理位置和历史原因,曾经社会秩序混乱,百姓生活条件恶劣。普通民众被黑社会帮派欺压已久、苦不堪言,更有很多的平民百姓因为黑社会的欺压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但是,在1997年回归以后,政府本着对涉黑势力零容忍的态度,对香港的黑社会集团进行了多次扫荡和打击。

经过长久的不懈努力,让涉黑势力无处遁形,还老百姓一个安定祥和的社会环境。让香港这个本就繁华的城市,向着更加健康繁荣发展。

记者:莫伟浓,编辑:王念、左盛丹,粤港澳联手打击犯罪 打掉10个跨境团伙缴枪33支(报道)广州日报,2016年05月16日

索有为 曾祥龙,编辑:王玮,广东警方向香港警方移交尖沙咀抢劫案三名港籍嫌犯(报道)中国新闻网,2018年08月04日

张国栋 周俊锋,编辑:余瑞冬,香港黑社会组织““新义安””大陆成员深圳被起诉(报道)中国新闻网,2002年08月29日

记者:童丹、李栋,编辑:陈鑫,香港“黑社会”成员深圳贩毒被抓 可卡因数全国之最(报道)广州日报,2016年0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