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老会的帮规带有浓厚的封建伦理色彩,如要求其成员遵从儒家的“三纲”、“五常”、“四维”、“八德”,这些帮规无非为了维护首领的权威地位和帮会内部的等级秩序。因此,对违纪犯规的成员,要视其情节轻重而进行处罚。哥老会对违犯帮规成员的处罚主要有五种:(1)打红棍,即打法棍;(2)黜名,将犯规者开除;(3)三刀六眼,即帮内人士所说的“三刀六个眼,自己找点点”,由红旗大管事在犯者的心、腹、小腹各刺一刀,必须刺透;(4)挖坑自跳,即活埋;(5)钉活门神,即用六颗钉子将违法者钉在门板上。

哥老会为了进行各种活动,诸如闯江湖跑码头,走私贩毒,贩卖私盐,或者逃避官府的追捕,必须将会内的隐语、切口、手势、茶阵等背得滚瓜烂熟。这样,即使身无分文也可走遍天下,到处有会内人员接应供食,临走时赠送到下一站的盘缠,帮助解决疑难,甚至卖命报仇。反之,如切口不熟,手势不符,就会被看作是“空子”,不但得不到帮助,反而会有杀身之祸。

对于哥老会成员来说,最重要的暗号是要记住本山堂的四柱——山、堂、香、水的名称,和四大盟兄“恩、承、保、引”四位大哥的姓名,这样才可遍行天下,到处有哥老会兄弟的接待和照应。四柱名称和四大盟兄的姓名,必须绝对保密,不可对会外之人泄露,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兄弟和妻子儿女。

哥老会用动作或器物来进行交流,如戴帽子的姿势,拿茶杯的手势,接递烟茶的姿势派头等,皆表达一定的含义。如哥老会成员在庙里看戏或在茶馆酒肆遭人欺侮,即可将手举起来,做一个暗号:将大拇指与食指靠拢,做成一个圈子,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三个指头伸直,表示是在圈子里的意思;三个伸直的指头就是象征“桃园三结义“,要像刘备、关羽、张飞那样的讲义气。如此,将做暗号的手在空中摇晃,在帮弟兄知道是帮内弟兄,就会一拥而上,帮助打架。

哥老会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必须通过帮助成员解决各种问题而使其组织得以存在与发展。因此,每个哥老会的山堂在建立后,必然要经常进行各种活动。

哥老会对内的活动,主要是在成员间互济互助和自卫抗暴。帮会讲“义气”,会内弟兄遇到经济上的困难,就要通过邀会集资的办法予以帮助,使之渡过难关,给没有职业者介绍工作。帮助会内弟兄办理红白喜事,也是哥老会内部的重要活动。没有钱的哥弟为老人办理丧事,便可以请求山堂的帮忙,由红旗老五吩咐弟兄们每天轮流值班,接待客人,把烟、酒、茶、饭、开奠、送葬等事项,安排得井井有条,周密细致。

哥老会组织因为在本地的亲朋故旧甚多,一般不在本地干坏事,而且为了得到本地人们的称颂,甚至往往还在本地举办一些慈善事业。遇到天灾人祸,寒冬年节,便向本地穷人发放一些钱财衣米,以救济老弱孤寡。在哥老会内部,山堂也往往起到调解内部纠纷、协调各种关系的作用。如果遇到会内人与人之间,邻里与邻里之间发生口角与纠纷,便可以请山堂的大爷出面调解。

哥老会的对外活动(大规模武装造反活动除外),基本上属于反社会活动。作为一个封建性的会党,随着组织的扩大,人员的增加,需要有源源不断的财源来维持其存在与发展。而仅仅靠一般性抢劫、勒赎等活动,是难以为继的。所以各山堂便进行各种集体的违法活动,借以谋取暴利。

这类活动主要有,(1)贩卖私盐;由于盐商对盐进行垄断经营,贩卖私盐便可有利可图,加之四川自贡等地盐井众多,哥老会自会贩盐牟利。(2)走私;四川泸州乃滇黔走私孔道,外地烟贩来到泸州,通过哥老会组织把买好,由泸州的舵把子招呼,由会内弟兄以武力护送出境。(3)占码头;每一城镇往往不止一个哥老会的山堂、码头,还有青帮、天地会等会党组织。不同的会党系统均有一定势力范围,在其势力范围之内的各种不法活动场所,如赌场、妓院、烟馆等,或由某一会党经营,或向某一会党缴纳保护费。(4)抢劫勒赎;在四川的哥老会分为清水袍哥和浑水袍哥,前者一般都有固定职业和收入,后者便是专门从事抢劫勒赎活动的土匪组织。(5)小规模造反活动;哥老会在各地常常举行零星的小规模的造反活动。(6)其他不法活动;哥老会吸收的成员大多是三教九流的人物,他们除了进行上述各种不法活动外,还从事各种诈骗或迷信活动。

晚清哥老会虽然也参加过一些反抗国内封建统治和外国侵略者的斗争,但是,由于严重的小团体主义和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作为一个落后的秘密结社,在晚清巨大的社会变革中,逐渐蜕变为军阀官僚的工具或黑社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