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的国歌,相信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脱口而出的答案,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义勇军进行曲》之前,中国还有过好几首国歌。今天我们就来回顾下中国国歌的百年历史。

世界上第一首国歌出现于400多年前。1569年,荷兰人民高唱着《威廉凡那叟》,奋起反抗西班牙统治者的压迫并最终取得了胜利。于是,这首歌曲就成了荷兰国歌。此后,许多国家争相模仿,颁布了自己国家的国歌。

中国古代封建王朝曾设有名目繁多的“礼乐”,但从未制定过国歌。中国的国歌是到了中西交冲的晚清时代,随着国际交往的增多而产生的。

曾纪泽是清末著名外交家,曾出使英、法、俄等国。据传,曾纪泽提出谱写国歌的建议,除了受西方国家的影响,还有这么一件事的触动。一次,慈禧太后出巡沈阳,途经天津,地方官为了对慈禧表示敬意,派军乐队奏乐欢迎,由于一时不知奏什么乐曲好,就演奏了一曲法国的《马赛曲》。曾纪泽想来想去,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有一首自己的国歌。他想到了《普天乐》,这是中国古代很有影响的词牌名,于是按词牌拟了一首国歌上奏朝廷,可惜未获允准,但在海外已被当作国歌来演奏。

《普天乐》节奏缓慢,缺乏国歌本身应具有的雄壮气魄,因而一问世就备受抨击。这也难怪,大清自己的统治都风雨飘摇了,居然还有闲心感叹别的国家,唯我独尊的架式。但也应该看到,曾纪泽创作国歌时,毕竟会受到时代和历史的局限,所以说,他的“国歌意识”仍值得后人肯定。

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清政府派遣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以外交特使的身份出访欧美等国。按照外交礼仪,每到一个国家,欢迎仪式上要分别演奏主宾国的国歌。可是,当时李鸿章连国歌为何物都不知道。到达法国该奏大清国歌时,李鸿章好不尴尬。他想,所谓国歌不就是“我们国家的歌”吗?于是急中生智,唱了一首家乡安徽的“庐剧”小调,唱词和道白都是纯粹的地方土语。这首流行于江淮等地的地方戏曲,虽然曲调简单倒也脍炙人口,好歹解了欢迎仪式上唱国歌的燃眉之急。

结束了对法国的访问,大清使团又来到美国。由于有了前面的经验,李鸿章选了一首唐代诗人王建的七绝诗加以改编,配以《茉莉花》的古曲。欢迎宴会上,演奏完美国的国歌《星条旗永不落》后,这首七绝诗被临时当作了国歌。后来,人们将其冠名为《李中堂乐》。

唐诗“七绝”的水平绝对没得说:大气磅礴、颇显王者之风。可是,拿来作清朝的国歌,时间隧道“穿越”得似乎长了点儿!但“李中堂”身上传统文化的底蕴和随机应变的才智不得不令人佩服。

1906年,大清帝国陆军部成立,谱制了一首陆军军歌《颂龙旗》。于是,清朝官员们遂用这首军歌权代国歌。

这首歌词比起前两首的软弱无力来,倒是有点劲头了。但用军歌代替国歌,毕竟有失体统。而且,“扬我黄龙帝国徽,唱我帝国歌!”怎么听都像喊口号。光喊口号管用吗?这不,仅过五年,清王朝便彻底覆灭了。

1911年10月4日(宣统三年八月十三日),清政府“谕旨颁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首国歌《巩金瓯》,严复作词,名义上是由爱新觉罗溥侗谱曲,曲谱实际源自康熙时期的皇室音乐,依照康熙和乾隆时代登基的礼乐编曲。这也是清政府颁布的第一首官方国歌。

清帝国已濒临崩溃,《巩金瓯》却还在为这个腐朽的封建王朝歌功颂德,并祈祷着“金瓯永保”,这岂不是痴心妄想?果然,这首国歌只颁布了6天就爆发了辛亥革命, “帝国苍穹”和它的《巩金瓯》一起被革命党人埋葬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世界上最短命的一首国歌?

1912年初,以孙中山为首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后,蔡元培任部长的教育部立即为刚创立的共和国征集国歌。同年二月,临时政府的公报上刊出了由沈恩孚作词、沈彭年谱曲的国歌拟稿,歌名为《五旗共和歌》。

这首国歌虽然不很成熟,但反映了中国人民对新生的民主共和国的热爱和对未来和平生活的向往,体现了革命党人的追求和精神风貌。“揖美追欧”一词,不禁让人联想起“赶英超美”。

辛亥革命成功后,革命果实被袁世凯篡夺。一心想当皇上的袁世凯企图复辟封建帝制。1915年5月23日,颁布了新的国歌《中国雄立宇宙间》,王露作曲,荫昌作词。袁世凯称帝后,又于同年12月19日把其中的歌词:“共和五族开尧天”改成了“勋华揖让开尧天”。当时,不少有识之士认为,这首“洪宪”国歌的字里行间处处散发着袁世凯倒行逆施的腐朽之气,进行了坚决的和拒唱。

历史已经证明了,开“倒车”必然招致被历史和人民唾弃的可耻下场!一首“洪宪”国歌没能让袁世凯“雄立宇宙间”,更不可能延续“亿万年”!他的皇帝只当了83天,就一命呜呼了。

1919年11月,为了制定新的国歌,北洋政府教育部成立了国歌研究会。据说,根据章太炎的建议,该会决定将相传是上古时代舜所作的《卿云歌》配上乐曲作为国歌。经萧友梅谱曲,新国歌于1922年1月由北洋政府的国务院发布。

“烂兮”“缦兮”,除了深奥,简直看不出丁点儿时代气息。这种不足以激励国民奋斗、激发民族意识觉醒的国歌,如何能代表民意?

《国民革命歌》于1926年7月1日发布,由黄埔军官学校军官廖干五所作。其曲调旋律与著名童谣《两只老虎》相同。

这首歌朗朗上口,可据说其旋律来自于中世纪西方的教堂音乐,拿来作国歌,好像有点不搭界。

《中华民国国歌》又名《歌》,其歌词出自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先生在广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开学典礼上对该校师生的训词,乐曲由程懋筠配制。北伐成功后,中国选择以孙中山先生的训词为党歌,并公开征集配乐。程懋筠的作曲在139名参赛者中获胜,得到500银圆奖金。

1930年3月24日,这首歌被提议作为国歌。虽然招致不少人反对,但国歌编制研究委员会还是于1937年6月3日批准了将其作为中华民国的国歌提案。据说,这首歌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曾被评选为世界“最佳国歌”之一。

1936年的那届奥运会,是刘长春在海上颠簸了28天才赶上参加的柏林奥运会。当年,刘长春的遗憾也许除了没有取得好成绩,还有没能在奥运会上听到这首“最佳国歌”。

值得一提的是,中华民国除了有国歌外,还有国旗歌,举行升、降中华民国国旗仪式时,先于升、降旗之前演唱国歌,再于升、降旗的同时演奏国旗歌。国旗歌由戴传贤填词、黄自谱曲:

山川壮丽、物产丰隆;炎黄世胄,东亚称雄。毋自暴自弃、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进大同。创业维艰,缅怀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务近功。同心同德,贯彻始终,满地红。同心同德,贯彻始终,满地红!

1949年9月27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前夕,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议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是电影《风云儿女》中的主题歌,由著名诗人、剧作家田汉1935年在上海监狱中挥笔疾书而成,人民音乐家聂耳饱蘸激情谱曲。

这首国歌曾一度被改过词。1978年3月5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集体填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其中改后的歌词是:

前进!各民族英雄的人民,伟大的,领导我们继续长征。万众一心奔向明天。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英勇地斗争。前进!前进!前进!我们千秋万代,高举旗帜,前进!前进!前进!!进!!!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决议,撤销1978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歌词,恢复原《义勇军进行曲》之词、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2004年3月14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正式将《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写入宪法修正案。

《义勇军进行曲》铿锵磅礴,催人奋进,激励和鼓舞着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无论是在清晨,还是在夜晚,无论是科研人员获奖,还是体育健儿夺金,只要听见《义勇军进行曲》的旋律响起,每个中国人都会热血沸腾并为之骄傲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