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区江高镇再爆“丑闻”,南岗村经济发展公司经理、村长、治保队队长殷卓波被指是“黑老大”,与其妻子梁少峰昨日同堂受审。据悉本案共有19名被告人,其中南岗村党支部书记黎建立也因受贿被合并审理。

1972年11月17日,殷卓波生于广东省广州市江高镇南岗村,只读到初中。自2000年始,殷卓波通过电话接受投注等方式,以足球赛胜负结果进行赌博,陆续聚敛了巨额财产,并于2004年下半年回到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南岗村发展势力。

回村后,为了所租山地的界限问题,殷卓波曾纠集上百人在南岗村山地处与他人争斗,在白云区江高镇地区形成一定影响。

2005年6月左右,殷卓波开始寻求政治背景,谋取更大经济利益。通过时任南岗村党支部书记黎建立的安排,殷卓波担任广州江高镇南岗经济发展公司经理,获得村经济事务的管理权。

2005年下半年,殷卓波在南岗村众多村、社干部在场的情况下,公然指使他人殴打自己的亲戚、南岗村第三经济合作社社长殷某华,从而对南岗村的村、社干部及村民形成了心理恐吓。

利用此事,殷卓波开始以南岗经济发展公司为平台,以其投资兴建的南岗村综合市场为据点,先后有目的纠集黄顺峰、谢达焯、周世亮等人实施追收赌债等违法犯罪行为,从中谋取非法经济利益,并由殷卓波的妻子梁少锋负责财务管理,从而逐步形成了以殷卓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组织成立后,为进一步壮大实力,殷卓波凭借其组织的影响力,陆续吸收周良堃、殷志宏等多名组织成员。为彻底掌控南岗村的经济事务和基层政权,谋取更大的经济利益,殷卓波指使组织成员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垄断了南岗土地、鱼塘等集体财产的经营、管理等重要权限,并谋划竞选南岗村村长。

2008年南岗村换届选举期间,殷卓波指使组织成员采取威胁、恐吓、监视、贿选等手段,给南岗村村民造成心理压力,并排挤、打压竞争对手,最终在换届选举中成功当选村长。

殷卓波上任后,一人身兼村长、治保会主任、经济发展公司经理三个重要职务。为进一步扩大组织势力,提拔、安排多名组织成员担任治保会副主任、治安队长等要职,继而全面控制南岗村基层政权。

期间,殷卓波指使组织成员带领治安队员强行向南岗村内的工厂、企业、商铺、卖淫人员等收取“综合治理费”等高额费用,为该组织积蓄经济实力。殷卓波还指使多名组织成员以及煽动村民,到广清高速扩建流溪河大桥工地和武广铁路施工现场,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阻碍施工,造成严重损失和恶劣影响。

此外,殷卓波利用掌管南岗村十三个经济合作社公章,控制第四、第八、第九经济合作社对出租本社鱼塘事宜的社员大会,迫使村民签名同意以每亩每年800元的低价出租鱼塘,在转租过程中大收承租人“好处费”。

2009年2月14日,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长大公司)进驻南岗村,对广清高速扩建流溪河大桥工程进行施工。殷卓波以“要求长大公司将途经南岗村的便道拓宽”为名,于3月至5月间多次煽动南岗村近600名村民到该工程位于南岗村的施工现场,以起哄、威胁、推打等手段阻挠施工人员施工,致使施工人员贺某、唐某、陈某等人受轻微伤,毁损施工现场财物,造成广清高速扩建流溪河大桥工程彻底停工,损失达近320万元。

2009年2月至5月间,因中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武广客专线新广州站项目工程(下称武广工程)在施工过程中,造成南岗村部分路面损坏和个别村民房屋震裂,中铁四局集团就道路建设工程与南岗村第十、第十一经济合作社达成协议,并对村民作出相应赔偿。殷卓波欲以高价承建上述工程未果,遂借村民尹某波对赔偿不满之机,于2009年6月间煽动尹某波倾倒淤泥封堵武广工程施工车辆进出的南贤路,并指使周良堃倾倒淤泥封堵武广工程施工车辆进出的另一道路新贝路,同时指使手下阻止施工人员清理被封堵路面,致使武广工程彻底停工。

2009年6月25日,殷卓波等人被抓捕归案,工程才恢复正常施工。据统计,上述路段武广工程被迫停工期间,经济损失达人民币172万余元。

据指控,为追收赌债、打压南岗村三元岗片区村民的气势、强行驱赶其名下施工队的竞争对手,以及不让影响其所经营的南岗村综合市场客源的超市免费接送车停放在村里;指使治保队员纠集众多闲杂人员,以维护村民利益为幌,进行驱赶、殴打、以及对施工部门张贴封条。

2005年上半年,殷为争租南岗村第四、第五经济合作社的地块投资兴建南岗村综合市场,纠集手下驾车到花都区将竞争对手周某能的儿子周某雄挟持,通过电话逼迫对方放弃租地后,将周某雄释放。

2007年初,为逼迫南岗村第九社社长周某翰在低价出租245亩鱼塘的合同上签名,殷卓波指使手下在自己办公室对周殴打、威胁。次日,周某翰及九社社员就此事到江高镇政府,并到白云区江高派出所报案。殷卓波得知后,指使手下威胁周某翰的儿子周某荣、侄子周某亮,逼迫周某翰当即取消报警。

殷卓波欲承建武广工程未果,借村民尹某波对赔偿不满之机,煽动尹某波倾倒淤泥封堵武广工程施工车辆进出的两条要道;为迫使广清高速扩建流溪河大桥工程拓宽便道牟利,煽动南岗村近600名村民到施工现场,以起哄、威胁、推打、破坏生产工具等手段阻挠施工;为毁损村长竞选对手区某洪声誉,哄骗、煽动南岗村部分村民和指使治保队员等共一百多人,持木棍、水管、锄头等工具,打着“血债血偿”、“打倒黑社会”等横幅标语进行围堵、起哄。

昨日,因众多被告人除一人来自佛山,其余均为广州本地人,前来旁听的家属几乎坐满的旁听席家属区。殷卓波被带进法庭时没有回头张望家属,却可以躲避媒体的摄像头。法庭先审理了6名在侦查阶段供认犯罪事实的“马仔”,但马仔们到了庭上却“突然”失忆了,几乎统一口径称“忘记了”、“不清楚”、“看到人多就去凑热闹”,且都辩称没有动手打人。

曾做过治保队队长的被告人周世亮则供出,殷卓波对组织成员有“帮规”,即不准参与社里任何经济事务、不准参与赌博。